幸运赛车官网:新時代精準扶貧的最後攻堅(三)    ——「行走中國-海外華文媒體福建行」採訪考察紀實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幸运赛车网址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李弘毅  撰文/攝影)2018年11月13日至24日,來自21個國家和地區的38家海外華文媒體的記者們先後參訪了福建省寧德市、莆田市和漳州市。本報記者李弘毅參加了寧德和莆田等地的為期9天的採訪活動。一路採訪走來,所見所聞所思最多的三個關鍵熱詞是「精準扶貧」、「綠水青山」、「鄉愁」。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曾經任職的寧德市的採訪,令人饒有興趣的話題是尋訪壽寧縣下黨鄉探究「精準扶貧」的最初構想,走訪周寧縣七步鄉后洋村黃振芳林場,在習近平種下的三棵樹下考察「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初心如何造就了今天全域生態旅遊。「鄉愁」,在新時代又具有何種特別的新意?從福建民間習俗、鄉紳名士、戲曲慶典、宗祠祭祀乃至媽祖信仰等本土文化的人文考察,不僅可以解讀千百年貧瘠山區農耕社會良德公序的內凝力和穩定有序何以建構和維續,而且更深刻理解了從這裏走出去的遊子們的精神還鄉——歸「根」的「鄉愁」。


  圖:行進中國-海外華文媒體福建行啟動儀式            攝影 呂明  中新社

       新時代精準扶貧的大政方針緣起於何處?青海、貴州的採風報道與寫「新時代精準扶貧的最後攻堅」(1)和(2)期間,我一直想探究釐清這個疑問。


  圖:1800年建造的廊橋——鸞峰橋,1989年7月19日習近平在
橋內現場辦公

11月15日,海外華媒採訪團來到福建寧德市壽寧縣下黨鄉。閩浙交界的下黨村南的溪水灘上橫跨着絕美無比又有一種遺世獨立的風韻的鸞峰橋。清嘉慶五年造的單孔拱廊橋跨度37.6米,是全國單拱跨最長的貫木拱廊橋。189年之後的1989年7月19日,時任寧德地委書記的習近平第一次來到下黨鄉。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下黨鄉曾是「貧困」的代名詞。這裏「無公路、無自來水、無照明電、無財政收入、無政府辦公場所」,是遠近聞名的「五無」特困鄉。鄉幹部臨時清掃出的橋廊作為現場辦公和起居吃飯的場所。這天午飯時間,習近平看見寫着毛澤東語錄的標語:「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寫最美文字……」,若有所思,然後說了一番話:「要以一戶一人為對象去想路子,去解決問題,一個項目一個項目地上,才能實打實上一個新台階」。這些話被在座的村委會幹部記下了。這就是後來精準扶貧國策的最初構想。


   圖:習近平1989年7月19日首次到下黨鄉就在古廊橋里臨時
辦公和起居吃飯

當事人親自在紀念館回憶習近平三下下黨村扶貧的情景。不忘初心,戮力三十年,中國扶貧事業終於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現在,下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從1988年的186元增長至2017年的11783元,翻了63倍。下黨村已經成為精準扶貧的樣板之一,也是下黨省委黨性教育教學基地。

      從2013年來,下黨鄉黨委政府先後扶持發展了茶葉、錐栗、臍橙、獼猴桃等多個農業產業。在福建省委組織部下派幹部的指導下,植入「消費扶貧」理念,只賣茶園不賣茶,策劃實施了中國第一個扶貧定製茶園品牌「下鄉的味道」。


 圖:「下鄉的味道」的公共品牌為全國客戶提供定製的茶
園產品

「下鄉的味道」,是採取可視化扶貧定製茶園的方式,推出系列產品的公共品牌。定製茶園的金主們遍布全國,高品質的高山茶作為各地客戶的伴手禮,讓寧德播名全國。「扶貧定製茶園」模式入選國務院扶貧辦收集整理的全國12則精準扶貧典型案例之一。

      周寧縣宣傳部和中新社寧德支社特意安排海外華文媒體採訪團來到三棵樹。1984年,黃振芳以1170畝的種植面積成為周寧縣之冠,他還嘗試在110畝次森林中套種馬鈴薯、玉米、茶葉等作物。不到三年,原來地質災害頻發的荒山一片蓊鬱,而黃振芳本人不僅還清了所有貸款,還有盈餘。「以短養長」,取得較大經濟效益,極大吸引和影響了當地村民,全村掀起了造林熱。


 圖:1989年1月3日時任地位書記的習
近平
在黃振芳林場種下的三棵杉樹 

1988年,時任寧德地委書記的習近平在調研之後,在他的《擺脫貧困》一書中寫到,「周寧縣的黃振芳家庭林場搞得不錯,為我們發展林業提供一條思路」。


  圖:黃振芳家庭林場杉樹上養植的鐵皮石斛

近幾年該村以黃振芳「家庭林場」為核心,在產業結構上實行「林、茶、果、葯」結合,在林地利用上實行「套種、放養」結合,逐步形成了種、養、游一體的產業化發展模式。着力把生態環境優勢轉化為產業,走經濟生態化和生態經濟化的特色之路,才能讓綠水青山源源不斷帶來金山銀山。這種堅持綠色發展理念,是將生態建設與精準扶貧有機結合的有益嘗試,為山區林業扶貧提供了有益借鑒。


  圖:景區,周寧縣全域生態旅遊的核心景區之一:九龍漈國家地質公園

當前周寧縣以創建省級森林縣城為目標,以種植城市片林,讓森林進城、下鄉、入村、上路為重點,通過規劃建綠、見縫插綠、留地造綠、拆牆透綠、立體增綠等途徑,構建以森林和樹木為主體、總量適宜、分佈合理、樹種多樣、景觀優美的森林縣城生態系統。周寧縣域全境成為了全域生態旅遊區。綠水青山成了旅遊產業的金山銀山。


  圖:周寧的九龍漈瀑布的第一級瀑布

危峰斷峽之中的九級瀑布總落差300多米,長達1公里多的流程,形成了奇絕異形的飛瀑深潭。尤以第一級瀑布最為壯觀,瀑高46.7米,寬76米,豐水期可達83米,巨瀑右上方還有潭穴,鑲嵌瀑間,人稱「龍眼」。沿木棧道走下,俯瞰飛流直下的瀑布。絕壁危崖之間雷聲轟鳴,水霧噴薄,緩緩散漫繚繞于層林之上。洗肺凈心,讓人感覺飄飄欲仙。

      「鄉愁」是詩人余光中所作的一首現代詩。詩歌表達了對故鄉戀戀不捨的一份情懷。近年來,習近平頻頻提及鄉愁。新時代的「鄉愁」是什麼?本報記者在接受中新社採訪時,道出了自己考察的動機:「看看海外的這些福建人他背後的家鄉,它的這種山水,它背後的這種文化,它背後的這個宗教信仰,包括宗祠文化就是世俗的和信仰的,像媽祖的文化這些,那麼對這些人在海外創業的這種影響,我們常講的鄉愁啊或者是文化的根,到底這個根是一個什麼樣的根,這個我想也是很多海外華人,特別二代三代特別想了解的,把這種中國的老故事,家鄉的這種傳說這些故事講給他們聽,可能對他們來講的話,更有意思」。

      11月14日上午,海外華文媒體採訪團的第一站就是福安市古村落廉村。據說這是全中國唯一由皇帝敕封的以「廉」為名的村莊。環村的古城堡殘存的六個城門之一禮門,來到明月祠。


  圖:供奉廉村開閩第一進士薛令之與陳氏先祖的祠堂

祠里供奉着初唐(706年)開閩第一進士薛令之。唐肅宗感念晚年貧困去世的薛令之,敕命其村曰「廉村」,水曰「廉溪」,以表彰其清廉高潔的品德。后陳氏家族承襲薛氏崇德重教的門風,宋代出了30多進士,甚至有一門五進士的佳話。村民和遊人漫步古官道,舉頭望照壁,參与祭祀儀式。薛令之等先賢被供奉在祖祠里,不僅追古懷舊成為現代人記住的鄉愁,更是走向現代和海外的新一代人內心積淀的文化基因。廉村的崇尚世德、清正廉明的門風鄉俗,成為當今最有價值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貧困問題古已有之,千百年來閩東貧瘠的山區鄉土社會靠什麼扶貧濟困?傳統的祖先崇拜的家族宗法制度和中原儒家文化的道統相向融合,形成了忠孝一體的家國情懷和鄉土社會的良德公序。由此調合了貧富衝突,維續着同宗同族的和諧和安寧。這既是古賢的抱負也是百姓祈求的「鄉愁」。

      11月15日下午,海外華媒採訪團走進壽寧縣犀溪鎮西浦村。據傳古村至今已有1100多年歷史,是南宋御賜狀元繆蟾的故鄉,歷朝歷代湧現出了2名狀元,18名進士,被譽為「狀元故里,進士之鄉」。


 圖 壽寧縣犀溪鎮西浦村的狀元樹,狀元故里
的地標

巨大香樟樹「狀元樹」,是狀元村的標誌也是保佑學子的福靈之物。村內狀元坊、繆氏宗祠、福壽廊橋、狀元橋、以及老巷子等處,保存着元朝壁畫、明朝馮夢龍遺迹、清朝石牌坊等一大批古民居、古建築、古文物。透過雨霧暮靄,漫步巡看山水之間的古樹、古橋、古民居,猶如瀏覽一幅幅獨特的「小橋、流水、人家」畫卷。


 圖:西浦村的狀元祠,內設古戲台

狀元祠里一出「壽寧北路戲」正在這裏上演忠孝節義的劇目。壽寧北路戲曾流行於閩北、閩中及閩東等地,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是代表清代亂彈聲腔的珍稀劇種,2006年6月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聽戲的村民即使不識字讀書,也可以從戲文唱曲里受到傳統道德的教化。這也成為沉澱在兒時記憶里的「鄉愁」。

      福建省周寧縣浦源村以獨特的「護漁文化「而聞名遐邇。 浦源村是福建省三大民俗風情區之一,被評為「福建省最美鄉村」。浦源村歷史悠久,文化積淀豐富,2008年, 被列入第三批省級歷史名村,2014年被公布為中國歷史文化名村、第二批中國傳統村落。


  圖:周寧縣浦源村的鯉魚溪

     11月16日,海外華文媒體採訪團沿村軸線的鯉魚溪走進這個800多年的古村落。溪水裡成群的鯉魚漫遊,兩側236座元明清古民居似太極圖狀林立。鄭氏宗祠形似船型居於溪水環繞之中。南宋嘉定年間,河南滎陽鄭氏家族遷徙至浦源擇溪而定居。放養鯉魚以防溪水被污染或投毒。后鄭氏八世祖晉十公召集族人,制定了「浦源村鄭氏家族世世代代不得捕食鯉魚」的「鄉規民約」,形成了人魚同樂的獨特淳樸民風。這正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鄉愁」。


  圖:鯉魚溪流傳800多年的祭魚風俗

浦源村的護魚文化有三絕 :魚塚、魚葬禮、魚祭文。每當溪里有鯉魚死亡,村民們舉行葬禮送去村頭的魚塚里。海外華文媒體採訪團見證了由村裡祭魚人頌《祭鯉魚文》焚香火送魚入冢的儀式。

      鄭氏家族迄今還流傳着護漁武術,對違反鄉規民約偷捕鯉魚的村民採取「罰宴」三天,在缺衣少食的年代這無疑是最為沉重的處罰措施,及至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大飢荒」時期,村中民眾吃野菜充饑,也無一個人偷捕溪中的鯉魚。古人在鄉間底層就是這樣以德扶貧。因八百年的人魚同樂,鯉魚溪獲得了世界基尼斯之最——「年代最久的鯉魚溪」稱號;其護魚傳統文化蘊含著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豐富內涵,以「和諧」為核心內容的周寧浦源護魚習俗,被列為「福建省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描述鯉魚溪的文章《奇妙的鯉魚溪》2005年入選全國語文版第六冊通用課本。

      2018年11月18日上午,福建莆田湄洲島的天后宮廣場,第三屆世界媽祖文化論壇暨第二十屆中國湄洲媽祖文化旅遊節正式開幕。海外華媒採訪團應邀參加。天后宮廣場舉行了隆重盛大的祭祀大典。


圖:祭奠媽祖儀式。司儀小姐的髮髻
和服飾就是媽祖妝

第三屆世界媽祖文化論壇的主旨論壇以「媽祖文化海洋文明人文交流」為主題,由文化和旅遊部、自然資源部、中國社會科學院、澳門特區政府、福建省人民政府主辦。中午主辦方還為海內外賓客準備了媽祖宴。下午又參加「媽祖文化與海外華人媒體」的平行論壇。媽祖文化,是千百年海上絲綢之路上游商定居的華人,寄託的信仰,是歸根的文化根基,是鄉愁的情懷……。

      11月19日,隆重熱鬧的祭典過後,媽祖祖廟重歸莊重的清靜。湄洲媽祖祖廟的寢殿、正殿和聖父母祠是祖廟建築群的主要建築,是媽祖信仰在祖廟的主要載體。媽祖祖廟建於宋雍熙四年(987),后經明朝下西洋的鄭和、清朝攻略台灣的姚啟聖和施琅等人重修。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媽祖信俗》列入世界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名錄。

       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農曆三月廿三,世稱默娘的媽祖降生於湄洲島。她成人後識天文,懂醫理,可「乘席渡海」又能「言人休咎」;特別是急公好義,助人為樂。年僅28歲的媽祖為救人而升天。從此以後,媽祖多次以紅衣女子形象顯靈救難,成為民間的保護神。經歷代皇帝冊封加號,媽祖信仰逐漸從民間世俗崇信升格成為國家官方的意識形態,列入國家級祭典儀式。


 圖:湄洲島最高處的媽祖塑像

海外華媒採訪團拾階而上,逐殿參拜這位民間海上和平女神。各殿媽祖像均可拍照,非常親和,令人覺得頗接民心地氣。站在祖廟最高點的媽祖像下,可以遠眺媽祖故居的紀念塔。一位曾經平凡助人的村姑,因為德行被眾生敬仰,最終逐步被皇權賦予至尊的稱號神位和典禮儀制。媽祖信俗隨着海上絲綢之路傳播到沿線國家擁有數以億計的信眾,也是許多海外僑胞華人信俗歸根的「鄉愁」。

       11月19日下午告別了湄洲島。海外華文媒體採訪團來到位於莆田市城廂區木蘭山下的木蘭陂景區。木蘭陂的陂首樞紐工程由攔河壩、進水閘和導流堤組成。攔河壩全長219.13米,全部採用大塊體花崗岩條石砌築,屬於砌石堰閘型攔河壩。木蘭陂是福建省規模最大的古代水利工程;是全國現存最完整的古代水利工程之一;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該項工程建築藝術效果明顯,觀賞性、借鑒性強,可與四川都江堰媲美。 


   圖:木蘭陂的陂首樞紐工程的攔河壩,阻擋海水倒灌木蘭溪

木蘭陂從1083年建成,距今930年的歷史。關於木蘭陂的錢四娘建陂投江的故事已經流傳了千古。宋治平元年(公元1064年),年僅16的錢四娘安葬完父親后,她變賣家產,加上父親留下的錢財,湊足十萬緡來莆田木蘭溪上攔溪築壩,治理水患。 大壩工程經過3年完工。一天,忽然溪洪咆哮而至,才剛剛建成的石陂石崩陂潰。錢四娘目睹多年之功毀於一旦,不禁悲憤欲絕,投水自盡,時年才19歲。宋朝廷敕封其為「夫人」,俗稱錢夫人。不久朝廷又加封她為「妃」,有人將祭祀她的廟改稱錢妃廟奉祀。這又是一個捨身成仁的民間英雄傳奇,激勵人與環境和命運抗爭,化作令人唏噓的集體記憶又令人發奮的「鄉愁」。

      對福建行寧德和莆田的採訪考察最具有啟迪意義的亮點是將鄉愁,作為理解精準扶貧和綠水青山的有機部分,通過梳理三者之間的內在邏輯關係,理解復興傳統文化,對推進中國扶貧事業的整體戰略和社會文化治理的意義。

      貧困問題自古已有,但是物質匱乏的農耕社會不僅僅靠生產脫貧致富。傳統文化的人文資源具有一定的精神扶貧和融合社會的功能。青海行初涉宗教信仰對精神扶貧的功能,熱貢藝術現象與其說通過唐卡等繪畫教育引導信眾致富,不如說倡導來世的信仰擺脫肉身的貧困。貴州行考察王陽明龍場悟道,覺悟出破心中賊的精神扶貧辦法就是明理立德的教化,使得物質匱乏的農耕社會裡貧困者存忠孝天理而滅物慾,特別是減滅因貧困而激憤、犯罪乃至動亂。「鄉愁」涵蓋了由兩個相向而行的內在邏輯:自下而上——由習俗祭祀+宗祠文化+媽祖信仰+道教仙夢等形成良德的信俗文化,自上而下——由儒家文化+科舉文化+戲曲文藝+皇權意識形態形成公序的道(法)統文化。

      通過對福建沿途的民間習俗、鄉紳名士、戲曲慶典、宗祠祭祀乃至媽祖信仰等本土文化的人文考察,可以解讀出千百年貧瘠山區的農耕社會這種良德公序的內凝力和穩定有序何以建構和維續。綠水青山因為有了宗祠戲台廟宇而有了靈氣,因有了戲文傳說的人文蘊涵而有了故事有情義。自然與人文的景觀和敘事積淀在人們內心深處成為集體記憶的「鄉愁」。現代化造成的傳統社會解組自我異化,流離他鄉的城市化乃至全球化,使得為脫貧致富的人又迷失和陷落在物慾橫流的精神貧困的境地。復興傳統文化的鄉愁和尋根意識,又重新被提起和熱議。歸「根」的「鄉愁」就是精神還鄉。

      遠走他鄉到別的國家去謀生的第一代海外華人,貧困家鄉的記憶雖痛卻有選擇性的美好。鄉愁是飄落精神的定錨,落葉對根的情義。但是華人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而言,祖居已是漸行漸遠的傳說。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小說《根》曾經在移民中掀起了尋根熱。里根返回愛爾蘭尋找祖跡,奧巴馬去肯雅探親。留着青山在,復興中華傳統文化,可以讓海外遊子及後代,存在鄉愁的念想,讓飄落的精神還鄉。

 (轉載本文與圖片必須註明美國《神州時報》和作者李弘毅)

 

分享: